星火燎原

在我心上用力的开一枪,让一切归零在这声巨响。

你现在多大?十五还是十六?属鼠还是属牛?是不是和我一样也有那么两本沉甸甸的同学录?不管你是谁,谢谢你愿意读到这里,还愿意听我的闲言碎语。


2003年,上过或没上过学前班的你被爸爸妈妈牵着手送进了一个叫“学校”的地方。你第一次坐在了教室里,和其他一样迷茫的小朋友在一起抬着你们的小脑袋望着爸爸妈妈走远然后一个陌生人走进来教给你们第一个关于这个地方的词,“老师”。你那时还不知道这会是你一直不厌其烦的喊了12年甚至更长的名词。
你可能并不记得第一次上学的情景。但你记得你有很多支笔,有一本田字格薄,封面是蓝色的,你在上面写了好多叫阿拉伯数字的东西。你们带着鲜艳的小黄帽举着班牌背着五颜六色的小书包,有比你们大的孩子冲你们喊“一年级的小豆包,一打一蹦高!”或许你完全不明白为什么喊你们豆包,但你知道豆包很甜,那个时候你只会笑。
2004年,卡酷卫视成立。你是它的见证者。数码宝贝,宠物小精灵,名侦探柯南,蜡笔小新,神龙斗士,铁甲小宝,中华小当家,动漫酷地带播过网球王子。还有随之而来的圣少女,猫眼三姐妹……你喜欢太一和亚古兽,你崇拜小智和皮卡丘。你害怕看名侦探柯南却又期待他说出那句“真相只有一个!”。你曾洒下过那么多泪水,你曾留下过那么多欢乐。
还有小神龙俱乐部,那时迟帅还是青涩的大哥哥。他的发型还是接近中分。你可能第一次认识何炅不是因为快乐大本营而是他曾在这个节目客串过。有一个栏目叫“艺术创想”,你曾兴致勃勃地认真而笨拙地跟着电视做过那些瑰丽的手工。那个热情无限创意无限的怪叔叔叫尼尔布坎南,他现在已经51岁了。
还有一个怪人叫比克曼,你可能曾被他的爆炸头吓到过。
那时有一首老鼠爱大米唱红了大街小巷。
那时有一部国产动画叫《我为歌狂》,你曾跟着热血过,流过泪,也笑得捧腹。你可能不知道,你一直哼在嘴边的那首歌,“我的舞台我自己建造, 要让全世界看到, 我的剧本我自己写好, 相信自己永远是个主角。”是当时年仅17岁的胡彦斌演唱的。那时叶峰,楚天歌十七岁。那时胡彦斌十七岁。现在你十七岁。
还记得《多啦A梦》么?我想你一定记得它的主题曲吧?废柴大雄和永远在他身边的多啦A梦。很久很久以后,你看到了它的结局。又过了很久,你才知道那结局是虚构的,但这并不妨碍结局后心酸的想哭。像《蜡笔小新》一样,你永远不可能再等到它们的结局。他们的爸爸走了,留下他们和一直在等的你。长大后的你又一次知道了什么是告别。

2005年 , 你跑着回家霸着电视机看《家有儿女》。你可能被“红手绿手大白手”这个鬼故事吓到过。你总是拿刘梅和你妈妈作对比,你可能会惊呼刘星说出了你的心声。你喜欢刘星的调皮捣蛋,小雪总是一本正经学习优异,小雨鬼头鬼脑喜欢扯着嗓子大叫。你不会知道,很多年后,当你偶然收到电视上播着“我叫夏雪,我叫夏雨,我叫夏冰雹”的桥段时,你先是笑倒在沙发上,一会眼泪自己哗哗的流。他们都长大了,你也长大了。
2006年,正是《武林外传》风靡大陆的时候。你们班男生一口一个“子曾经曰过”“葵花点穴手”,女生直接上排山倒海毫不留情。
这一年,《王子变青蛙》《爱情魔发师》使明道成为万千少女的梦中情人。樱桃发夹许多女生都曾经憧憬过,或许也曾暗自期待捡到一个失忆的王子。在现在,当失忆已经荣登烂桥段榜时,你是不是想起了那只青蛙王子和寻找他的傻女孩?
那一年,周杰伦的歌塞满了人们的耳朵。中国风开始悠悠地飘,一首《千里之外》唱断多少人的肝肠。班上有个男生卖力地吼着周杰伦的《菊花台》。
那一年德国世界杯,意大利夺冠。多少男生彻夜未眠。
你是不是应该庆幸,你生在了一个这么好的年代,见证了那么多花开

慢慢的你长大了,长到了可以喊低年级“小豆包”的那个年纪。那时你还不知道你们这个群体被称为“90后“。
那时广播体操还是“雏鹰起飞”和“初升的太阳”。
那时升旗手是被仰望的荣耀。
那时的零食是流口水和牛羊配,那时的牛羊配还很软很脆,不是你现在买到手的艰涩难嚼。
那时有一种游戏叫“波波攒”。
那时还有一种游戏是弹宠物小精灵的瓶盖一般的小圆片。
那时流行花儿乐队,那时周杰伦是红透半边天的偶像。
那时有一种冰棍叫绿舌头。
那时你们都痴迷于溜溜球。
那时有一个笑话叫“一加一等于几”。
那时有一个倒霉孩子小明和现在的李华一样出名。
那时语文书上被划了满满的词,一个词要抄写四遍。
那时有一门科叫科学课,那时你曾握着毛笔认真地书写过。
那时初级版政治叫品德课。
那时体育课流行一种叫“贴人”的游戏。
那时你们喜欢玩鸭子过河,谁都不想当鳄鱼。
那时跳绳可以跳一百多个。
那时踢毽子有人曾破200的记录。
那时满分还是一百分,那时七八十分都难以启齿。
那时女生十分威武,那时男生经常被掐得青一道紫一道只能愤愤地吐出一句“好男不跟女斗”。
那时有个职位叫“纪律委员”。
那时你还没有iphone。
那时你会花很长时间画一张母亲节贺卡。
那时教师节你只会买一大捧鲜花。
那时女生会捧着《泡沫之夏》流泪,那时《天使街23号》是最珍贵的宝贝。
那时每个人的理想都是老师和科学家。
那时张韶涵唱着隐形的翅膀和梦里花。
那时你不懂离别,那时你不知道什么叫做以后。
那时你还不熟悉郭敬明,韩寒。
在那个明晓溪,郭妮当道时代,女生都会为主人公流太多的眼泪,都坚信总有一天王子妖孽会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向自己涌来。而在今天你开始翻阅郭敬明,韩寒的书,知道不是相爱就万事大吉,圆满收官。你开始因为高考而去看余秋雨,张承志的书,你把思想禁锢得深沉,对那些少女的浪漫幻想小说不屑一顾。因为你总有一天会明白,这个世界除了城堡,还有监牢。
动画城,大风车曾经播过《猫和老鼠》。永远抓不到老鼠的Tom和聪明伶俐的Jerry已经成为了你记忆深处的玩伴。在那个没有喜羊羊的时代,我们被他们温暖着,逗笑着。你希望Tom永远抓不住Jerry,你希望Jerry永远留在有Tom的那栋房子里。你希望他们不要老去。
小学领杂志是很光荣的一件事。米老鼠,故事大王,我们爱科学,中国卡通,少年文艺,童话大王……对了,还有一个叫“小哥白尼”,你却一直读作“小哥,白尼”的那本杂志,现在又静静躺在那个角落?女孩子们都买过《小公主》,贝尔,爱丽儿,茉莉,白雪,爱洛,仙蒂瑞拉,花木兰,宝嘉康蒂……那一场场奇妙的冒险,一段段美丽的爱情都曾被无数次幻想过。是谁拆开杂志的包裹,是谁将梦交予你手中?
2008年,汶川地震。你第一次感受到那么多生命的流逝,你可能为那些不幸的人掉了眼泪。你参加了义卖,你第一次进行默哀。你第一次看见降半旗,你第一次从座位上站起,窗外笛声长鸣。
2009年,你上初中了。对于小学的记忆,你有的只是快乐。在这个新的陌生班级里,你们迅速的打成一片,仰起脸体味新学校的奇特。
2010年, 我知道你喜欢现在的感觉。坐在教室里偷望一眼那个她,做操时有意无意的将“侧身运动”做的幅度很大,看着她在阳光中浅笑。
2011年,你初三了。所有的老师都在恐吓你,你也暗自下定决心要好好学习。但只是在心里想想罢了,对吗?因为在你眼里,初三是你初中三年,甚至这一辈子最开心的一年。最好的朋友都在身边,想见的人就在抬眼可触及的地方。

2012年,你毕业了。你从教学楼里出来,回头张望,就这样,你走完了你人生中最珍爱的时光。
那个暑假很幸福是吗?在别人来看也许是的吧
可你活在回忆当中,以至于9月份踏入了一个新的集体,你还时常产生错觉。
还记得教师节那天回初中吗?
那个晚上,我们唱歌跳舞,我们真心话大冒险,我们狂欢。谁也没有一点感伤。
而第二天,各种催人泪下的日志在空间里横飞。
这一年,我们熬过了世界末日。
2013年,高中过去了六分之一,就像做梦一样。
在一个温暖的午后,你坐在这里,一边读着我的日志,一边怀念着你的青春。

你还记得那些年么?
谨献给我们过去的十年

极简主义。
轻松愉悦。
随性优雅。
爽朗温柔。
野性豪迈。
坚守你自己的原则,你就是你。
撒娇与粘人。
从容待之方为王者。

颜色是深蓝色,宝石蓝色,孔雀绿,香槟色,灰蓝色。
一种东西有一个就好。
树。
搭配偏欧美简约。
找到宗介并考上国外的大学。

外企+设计师+模特+画师。
大连的酒店,街道,人,游泳池,旁边的衣服店,奢侈品店。
沈阳的两个男孩子。

重现那时候的世界。

十日谈
默示录
闻香识女人
A_Sohne_Lange_伯庸
奇门遁甲
游戏人生
罪与荣光
Lee.
星火燎原
盐城
十一年宠爱
秦逐
怒海
九段锦
不想见上帝
佛曰超你妈的
还我河山
百里屠苏
长枪独守一世盛唐
呼神护卫
罪恶信条
斯德哥尔摩情人
高级恐惧
沃土
下垂眼
嘲笑鸟
特权者
局外人
东区挽歌
人潮拥挤
瘾君子无力上膛
友人谈
俺小时候可酷了
Episode Related.
Rin.
宣告所有权
无差别
失落圣诞
东郊大风。
鸟看点。
选择感染者。
我的夜晚都徒劳了。
失落世界

包里还会塞几个零食什么的,随时都会饿嘛

【宗介x你】三十题。

脱水缩和:

食用说明:

意淫及脑洞产物。
OOC有。


01 Adventure(冒险)

宗介就在身侧你偷偷摸摸地用手机看宗凛H漫。


02 Angst(焦虑)

你紧紧地盯着医生等待他透露给你宗介复健的情况。


03 Crackfic(片段)

你想着自家男友真的好帅好帅,一边享受着发顶上温暖的大手。


04 Crime(背德)

你和他违背了世界的秩序,又怎么会畏惧再挑战一次伦理规范。


05 Crossover(混合同人)

今天你看到宗介和冰帝学园的人在打篮球。


06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你和宗介一起在乡下生了一支游泳队。


07 Fantasy(幻想)

“宗介!”
“嗯?”
“我要给你生猴子!”


08 Fetish(恋物癖)

“\(//∇//)\鲸鲨抱枕真的好可爱!买买买!”


09 First Time(第一次)

不会游泳的你在水里相当狼狈地扑腾被二年级的小朋友嘲笑。
之后乖乖地用了鸭子游泳圈。


10 Fluff(轻松)

你的眼睛被蒙住,只能听到宗介带着笑意的声音指导着:
“向左!不对,再向右一些。”
你感觉自己的方向感完全混乱了,干脆放弃了挥起棒球棍狠狠砸下去。
西瓜的甜味沁在夏风里,你开心地拿下眼罩朝着宗介比划了V的手势。


11 Future Fic(未来)

宗介将奖牌挂在你的脖子上,你有些呆楞地试着用牙齿咬了咬。
唔,真的是金牌。


12 Horror(惊悚)

你发现你们的床上最近总有海洋的味道,咸咸的。
甚至那天你触摸到宗介,感觉他的皮肤表层有些冰冷的黏液,还湿漉漉的。
不会变成鲸鲨了吧,你想。①


13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当你爱上他之后,人生最严重的伤害与最彻底的慰籍都来源于他。


14 Kinky(变态/怪癖)

“不要再这样了。”宗介无奈地看着你手中一摞印出来的明信片,“我一直都在你身边不是吗。”


15 Parody(仿效)

你用手把自己的眼角拉得垂下来,朝向宗介:“像不像你!”


16 Poetry(诗歌/韵文)

是三千万大洋深处的呼吸,
带着一片暗色而骁勇的
蓝。
沉寂在炙热的海底熔岩,
是波塞冬的银叉,
和他的双眼。


17 Romance(浪漫)

你回家的路上总有不怀好意的地痞,宗介知道后以相当简单粗暴的方式和他们交流了一下。
晚上你心疼地给宗介身上挂了彩的地方上药,他笑得帅气:“这才是男人啊。”


18 Sci-Fi(科幻)

你的眼前什么也看不见,唯一的感官只剩下了被宗介紧紧牵着的那只手。
强光过去,氦闪结束了,原本太阳的位置紧紧剩下红色贴纸一样的圆形。
新纪元开始了。
你们还活着。②


19 Smut(情色)

宗介用手向上撩起自己带着潮气的额前碎发,露出直挺的鼻梁。水珠从脖颈滑落从肩胛骨一路向下滑去。


20 Spiritual(心灵)

你突然觉得很想他。
可能因为今天教授的眼镜有点歪,也可能因为前桌的女生衣服搭配颜色很奇怪。
你掏出手机来,却发现已经有了简讯。
“晚上接你,一起吃饭吧。”


21 Suspense(悬念)

你紧张地看着盯着宗介,一手背后。
“剪刀,石头,布!”
今天谁洗碗呢?


22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十二岁的宗介和你一起吃快餐,嘴角沾着沙拉酱还愉快地和你讲学校游泳队的趣事。
你拿了纸巾帮他擦掉,然后被那张小脸萌得心都化了。


23 Tragedy(悲剧)

你错过了他的比赛。
这本来可以是抱怨纠结几天便了结的事情,但事实上它是你心底十几层棉被下依然的豌豆,时时刻刻用它粗粝的棱角宣告存在。
你错过他的过去,也将错过他的未来。


24 Gary Stu(大众情人(男性)

“大家好我是宗哥的女朋友(=´∀`)”
“上面的走开我才是宗介的猴子妈!”
“卧槽小婊砸撕逼吗!”


25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你帅气地向宗介比划一个手势,笑容灿烂:“以后就是一个游泳队的了,多指教啊!山崎君!”
宗介略低的头抬起看着你,随后露出笑容:“啊,多指教。”


26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个性偏差)

“宗介!我要买——”
“好好好买买买!!”


27 OFC(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 原创女性角色)

你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自称是山崎宗介的妹妹的女孩说着:
“唷!我是绝对不会把哥哥让给你的!哥哥有我就够了,兄妹才是王道!”
你没有回应,其实只是觉得就算在无理取闹,她那双和宗介的像极了的眼睛依然很好看。


28 OMC(Original Male Character, 原创男性角色)

你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自称是山崎宗介的爱人的男孩说着:
“唷!我是绝对不会把宗介让给你的!异性没有真爱,同性才是王道。”
你没有回应,其实只是觉得这孩子也挺拼的。


29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决情欲)

宗介突然狠狠地将拳头砸在床上,起身向浴室去了。
你还没有从方才激烈的亲吻中缓过神来,好一会儿才翻身抱住被子,把自己像只松鼠一样埋进去。


30 PWP(Plot, What Plot? 无剧情。在此狭义为“上床”)

你蜷在宗介的怀里,额头贴着他温热而结实的胸肌,小声道:
“…明早不想起来了。”
宗介将唇贴上你的发顶,声音低沉又温柔:“给你请假。”





①《我的室友非人类》梗
②《流浪地球》梗



感谢你看到这里。
以及,不要做白日梦了。


fin

假如张启山是你的恋人系列。

张启山敛着眸夹着茶盖儿抹了两下杯沿,抿了一口大红袍。抬眼看了看你阴沉的面色,慢慢悠悠说道,“还是不够格,竟为这等小事和自己过不去。”他把茶碟轻轻往桌上一磕,直起腰杆俯视着你。一股压迫感直逼你的脑门,你以为这次又要被他罚闭关了。但他只是从鼻腔里挤出口气儿,单手撑在你座椅的扶手上,贴近你,用他的脸蹭蹭你的脸颊,帮你理了理耳鬓散落的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怯怯的望着他近在咫尺的铅黑眼眸,心头挂着的石头已被他碾的粉碎。绷的笔直的神经也随着他的安抚软下来,似乎天地压在你头顶三尺之上,你沉沉睡去了。在他宽阔的肩膀上。